江澄与狗对愁眠

叶修生快。

“我一直在想,这游戏要多难忘,才让你和我,变成热血的模样。”

叶修。
生日快乐。

『扫文』铜钱龛世by木苏里

真的dalao你们吃安利吧!!!这坑人真的好少哦……

SANDZN:

古代架空,玄幻,长篇。


这大概是我写的最走心最长的记录了,目的只有一个,撒泼打滚地安利这篇文啊!!!!!


这篇文我从看到文案的那天就开始期待,如今终于看完,觉得不负等待。


木苏里的玄幻文向来颇有古意,而这一回直接放到了古代背景。和尚攻/受是我的一个萌点,喜欢那种只为了一个人破戒,只为了一个破例的独一无二。佛祖是一生信仰,而那人是一生所爱。虽然玄悯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和尚,但他做到了。清冷的人衣着向来纤尘不染,世人满身红尘,而他只有一肩云雪。他有强大的自制力,没有戒律依然恪守禁令,从不逾矩。而也正是这样一个对外界无甚关心的人,却无言地以他自己的方式宠着薛闲,不显山不露水却自由情深。*比如薛闲刚刚能恢复真身是总是热得难受,他只会默默地伸去一只手让他握着降温。他和薛闲因为铜钱有了共感,因此他的一切薛闲都能感受到,他可以自己忍住,但不愿薛闲也受同样的苦。最后他将自己体内的佛骨抽出,换了阵中薛闲的龙骨,用自己的命换了他一个周全。他又用福祸蛛以自己不得轮回的代价担了薛闲永世灾祸,让他平安顺遂。他所有生死无法斩断的汹涌的爱,最终也只被自己压抑在江边无路可退时一个浅浅的吻,轻浅而又情深,从层层封锁中冒出头。


薛闲真龙之尊,被人抽了筋骨成了半残,又被那个秃驴用铜皮从地上将自己寄身的纸皮铲起来带走。他本身的极其不忿的,可还是难抵心魔。他能长啸九天,也会因那人的生死祸福而心绪起伏,因那人褪去一身不羁放纵,引来天雷之劫用执念找到他。再用一根红线将他绑在身边,深情不改,让他与自己同寿,万世相守。竹屋中,他们两个人应该还能过上无数个丰年。


其实故事还是很欢脱的,因为龙诞有催情作用,两个人忍不住相互抒解的那段真是唯美而色气。玄悯招来了满山雾气挡住两人,只余浅浅喘息。最后的撒糖真的甜到想哭,而且虽然玄悯高冷,但是薛闲闲不住啊,第一次见这么贫的真龙。


好想看薛闲,魏谦,边南互怼啊,看谁先怼不过开始动手。不过结局应该都是一样的,薛闲被秃驴拉回家上了,魏谦儿被小远拉回家上了,边大脸被邱大宝拉回家上了。/捂脸


*加粗的话引自 @我到底都看了些啥 太太,谢谢太太授权!


 



——


“我来。”玄悯沉缓的嗓音在他身后响起。
接着,轻薄的白麻布料从薛闲脸侧擦过,一只劲瘦的手越过他的肩头,垂下来取走了绕在他指尖的铜钱串。
薛闲略一怔愣,就听见熟悉的铜钱嗡鸣声在身后响起,一股巨大的力道猛然压在了四周草木山石之上,漩涡似的泥洞似乎被无形之手强行钳制住了,越滚越慢,最终凝固在那里,泥石不再坍塌陷落,拇指山也被死死摁住。
薛闲下意识仰脸看了他一眼,就见玄悯垂下目光,看着坐在椅子上的他,平静道:“我镇着,你放心取骨。”
所有的风雨欲来和霜天冻地被这简简单单一句话倏然抹平,薛闲收回目光,看着眼前深不见底的黑洞,感受着洞内蠢蠢欲动和他产生共鸣的龙骨,忽地从鼻间哼出一声笑来,和平日里的嗤笑嘲笑冷笑均不相同,没有什么带刺的情绪在其中,只是最简单不过地笑了一声。
他没有假客气地说上一句“有劳”,也没有道上一句谢,只“嗯”了一声,放松了筋骨道:“压稳了?我拽了啊——”


  


玄悯闷闷咳了几声,目光却始终没有从薛闲脸上移开。他一贯如云雪般的僧袍被血染得一片殷红,抬起的手指也泛着死灰。
他缓缓地将取回的那一长段真龙脊骨化散开,又一点点推进薛闲身体里。
薛闲无光的眸子终于动了一动,隐隐浮现出一抹微亮来。
然而玄悯却抬手盖住了他的眼睛,在静静地看了他许久之后,终于还是探头吻了上去。
那是一个一触即收的吻,轻得仿若清晨的雾,又重得好似压了万顷山河。
玄悯咳得垂下了眸子,手掌却依然轻轻地盖在薛闲双眼之上,而后咳声越来越低,越来越低……
同他寿命相牵祖弘眸光终于散开,无力地垂下了头。
而玄悯的手也杳无生气地滑落了一些,露出了薛闲通红的双眼……


玄悯目光一转不转,山一样压在薛闲身上便再也移不开。
薛闲的模样有些疑惑,站在屋门前,却好似看不见屋里的两人。他蹙着眉,朝屋里四下探看了一番,表情中透着一股深重又复杂的情绪。
他看不见。
他果然还是看不见的。
玄悯眸子里的光暗了一些,又含着一股沉重的温和。让人看了不禁跟着难过起来。
然而下一刻,薛闲的目光从他端坐之地划过时,倏然顿了一下。他似乎看得不那么真切,蹙着眉眯着眼看了许久,才试探着叫了一声:“秃驴?”
同灯:“啧。”
薛闲却对同灯全然不觉,目光只在玄悯所在之处微微扫着。
玄悯沉沉应了一声,“嗯。”
同灯:“啧。”
不过玄悯的应声薛闲却并未听见。他盯着这处,默然等了片刻。终于还是等不住了,他颇为干脆地从袖间摸出了一截细绳,在腕间缠了两圈,结成之时,那细绳微光一闪,倏然活了一般。
“既然不应声,就怪不得我了。”薛闲垂着眸子,一边盘弄着细绳,一边嘀咕着。说完之后,他将细绳另一端捏在指尖,照着玄悯的方向瞄了瞄,而后抬手一甩。
细绳另一端在空中如同活了一般,只窜向玄悯,在他身边晃了两下,而后准确地缠上了玄悯的手腕,连捆好几圈,打了个牢牢的结。
结成的一瞬,薛闲肃然许久的面色倏然一松,勾着嘴角无声地笑了一下,道:“抓到你了。”


  


玄悯还未来得及说话,便觉得自己仿佛被卷入了一阵狂风之中,天旋地转间,有一股极大的吸力在拉拽他。
他一阵晕眩,两眼前骤然一黑。待到他重新再睁眼时,便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变成了平躺的姿势。
“总算成了……”薛闲叹息般的话音在他耳边响起,好像至此才真正安了心。
玄悯愣了片刻,倏然坐起身来,却发现自己手脚沉重,同先前那飘然的状态全然不同。他坐在竹床上,低头看了眼自己的双手,又抬眼看向薛闲,“我——”
“你从此以后,可就和真龙同寿了。”薛闲“啪”地两手撑在竹床上,凑近了玄悯,静静盯着他的眸子,一字一顿道:“反悔也来不及,你大约是要跟我搭伴活上百年千年甚至更久了,即便某一天厌烦了,也无可更改。”
玄悯漆黑的眸子深不见底,他似乎想说些什么,最终却是毫不避忌地看进薛闲的眼里,许久之后,静静道:“求之不得。”


  


“这应当是上一世同灯盘给我的。”玄悯说道。
薛闲挑了挑眉,“上上世。”
“你这一世从刚才睁眼开始……”薛闲抬着下巴眯起了眼,神情像是在逗弄,又透着一股有些放肆的意味,“从头到尾,都是我的。”
玄悯转头看着他,漆黑的眸子被灯火映得很亮,温沉如水:“好,都是你的。”




#薛晓薛# 花吐症设定/ 我爱义城组/ 人设属于墨香大大ooc属于我/ 可能有私设 相信我是糖♡

薛洋猛的睁开眼睛,他刚刚梦到晓星尘死了。
自杀。
缓缓侧过头去,晓星尘在他身边睡的安稳,白日里缠在眼睛上的白缎也解了下来,端正地放在一边。
醒了再也睡不着,薛洋便撑着头看晓星尘,即便是每天都要看着这张隽秀的脸,却是怎么都看不够的。
晓星尘安静地睡着,温热的鼻息吹在薛洋的脸上,痒痒的。柔软的青丝搭在颈间,淡色的薄唇微微抿着,似是怕冷的缩了缩身子,整个人都蜷成了小小的一团。
薄雾又慢慢笼罩了义城,天亮了。
薛洋从床上翻起来,细心地给晓星尘掖了掖被角,披上外衣走了出去。
“小瞎子,起床啦!”他敲了敲棺材,换来的是阿箐不满的咕哝。
“知道啦!你这个坏家伙!大清早的嚷嚷什么呀!”
早就知道这小丫头一贯有起床气,薛洋也没说什么,嘻嘻笑着拎起了一旁的菜篮子,晃晃悠悠地走出去。
“我去买菜了。”
“啧啧啧你这个坏家伙也有主动去买菜的时候?往日不都是赖着不动要道长去吗!”阿箐撇撇嘴从棺材里跳出来。
“道长昨日夜猎累着了尚未起床,我就贴心地去帮忙买一趟咯。”薛洋准确地把糖扔到阿箐手里继续道:“怎么,你想代我去买菜?”
“滚滚滚快滚!对了我还要吃小兔子苹果!”阿箐把竹竿敲的啪啪响,不满地嚷着。
“你这丫头好没良心,我好心给你糖吃竟然还要我滚。”薛洋躲开阿箐胡乱扔过来的竹竿,“我走啦——”
“坏家伙!”阿箐跺了跺脚,跑过去捡回了竹竿。
“阿箐,早。”晓星尘从里间走了出来,一袭白衣,纤尘不染。
“道长早呀!”阿箐扑过去抱住晓星尘。
“那个小兄弟呢?”晓星尘笑着揉了揉她的头问。
“道长你怎么那么关心那个坏家伙。”阿箐撇了撇嘴大声说。
“他去买菜啦!”
两人说话间薛洋已经回来了,除了菜还拎回来一条活蹦乱跳的鱼。
“今天有鱼吃哦。”薛洋笑着转身进了厨房,倒是真像是个活泼的邻家小弟。
不是那个杀人放火的夔州小流氓。
“你做的鱼能吃嘛!”阿箐扒在厨房门口,食物的香气慢慢的飘了出来。
“爱吃不吃,一会儿你别吃!”薛洋哼道,手上功夫倒是没停,一会儿功夫就炒好了两个小菜,他又转身去看旁边熬的鱼汤。
“鱼汤对眼睛好,正好给你们一大一小两个瞎子喝。”薛洋搅了搅锅里的鱼汤,觉得还要再煮一会儿。
“怎么!你瞧不起瞎子呀!”阿箐站在厨房门口大声喊。
“好啦阿箐,小兄弟不是那个意思,也是为了我们好。”晓星尘抬手拉过阿箐,递给她一个木簪。
“看不见刻的也不太好,你也凑合着用吧 ”阿箐接过木簪,她看的见的。簪头刻了个活灵活现的小狐狸,可爱地紧。
“谢谢道长!一定很好看!”阿箐紧紧地攥着木簪说。
“你又看不到怎么知道好不好看?”薛洋端着鱼汤走出来放在桌子上,给两人一人盛了一碗。
“我说好看就是好看!坏家伙你敢说不!”阿箐对着他呲牙。
“行行行你说什么是什么,”薛洋也没想理她,把碗推到晓星尘面前“道长尝尝我做的鱼汤?”
晓星尘端起碗喝了一口,笑着道“很好喝,辛苦小兄弟了。”
薛洋撑着下巴笑的开心,却见旁边伸过来一只素白修长的手,手心里安静的躺着一颗糖。
“今日的,我亲手给你。”晓星尘笑的好看,伸出的手也温柔的可以。
“啊……那就…谢谢道长了。”薛洋拿起那颗糖,紧紧的攥在手心里。

“晓星尘……啊……”
睡梦中的薛洋突然惊醒,抬起攥地死紧的左手,手心里躺着一颗糖。
因为攥的太紧已经有些碎了的一颗糖。
而那糖微微发黑,已经不能再吃了。
“咳咳咳……咳……”薛洋捂着嘴一阵猛咳,猩红的血珠混着素白的花瓣儿争先恐后地从嗓子眼儿里挤出来,落到了地上。
那洁白无瑕的花瓣染上了血红,孤单惨淡地躺在地上。
空谷幽兰。
兰花最是高洁,可现在却染上献血,落在地上,满是尘埃。
狼狈一如当初的晓星尘。
和自己朝夕相处的是不共戴天的仇人,屠杀了整村无辜的村民,亲手了结了挚交好友的生命。
雪白的道袍上沾染了鲜血与灰尘。
他痛苦地把自己蜷成虚弱的一团,哀求他放过自己。
“晓星尘,你不是最讨厌最恶心我这种人了吗。”
薛洋站起身来,俯身看着棺材里面无血色的晓星尘。一把抓住晓星尘理的齐整的衣领把他提了起来。
“你起来啊。起来杀了我……你起来啊!”

手似是脱力的颓然松开,晓星尘又落回棺材里发出一声闷响。
薛洋弯下腰,轻轻的吻在了那冰凉的唇上。

“你必须回来。我一定会让你回来。”
“就算是死,你也是我的。”

         ——TBC——

空间突然多起来的衣柜梗???(什么鬼)

皇家上将云x星航指挥官亮
短小君
ooc慎点

今天的周瑜依旧很闲,于是在他兴致勃勃的给小乔剪完刘海被一扇子扇出来之后整了整衣服,转而去敲诸葛亮的门。
第一遍
“孔明!孔明你在吗孔明!”
再一遍。
“孔明?你怎么还不起床!”
第三遍。
“孔明!太阳晒屁股了!出来跟本都督下棋啊!”
第四遍。
“孔……”
门突然开了,诸葛亮红着脸把门开了个缝。
“卧槽你怎么不穿衣服?”周瑜吓了一跳。
“我没有衣服穿了……”诸葛亮的脸更红了。
“怎么会呢你们不是刚发了新的军装吗版型好看的发指的那套怎么你不舍的穿啊……”周瑜说着便推开了诸葛亮自顾自地走了进去,拉开了衣柜的门。
“来来来我给你找啊……你看这不是吗,新发的衬衫,领带,胖次,啊子龙你好啊,等等这还有条胖次……”
周瑜突然僵住。
“啊那个我突然想起来小乔要我去给她买一个和她发型一模一样的假发我先走了啊你们继续哈继续!”

“我们继续?”
“……随你。”

今天的周瑜依旧很精神呢。

‖双花‖私设‖ooc‖
角色属于虫爹
ooc属于我

赏金猎人paro

如果以上都能接受那么你可以继续看了。
———       正文分割线         ———

被改造过的越野车飞驰在第五号公路上。

目的地是哪谁也不知道。

车里放着节奏明朗的公路音乐。

这是赏金猎人的天堂。

赏金猎人,一个听起来有些古老的称呼。事实上它甚至是可以排在最古老的行业前五。不过现在已经很少有人做了,也就慢慢的衰落了。
但是在德克萨斯州西部的荒野,仍旧有许多亡命徒追逐着这份工作。
或许是是因为无路可走。
又也许是年轻人追逐的要命新鲜感。
也可能是父辈的传承。
无论是什么。
这个职业依旧存在着。

孙哲平在一家荒漠酒馆停下了脚步,他捶了捶有些僵硬的脖颈,推门走了进去。

预料中的喧闹并没有出现。
甚至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存在。
所有人都围在一张桌前,屏息等待着什么。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天气微凉,不过好在空气还是好的。
夜风就那么轻飘飘的吹了进来,带着有些干燥的空气和一股子野性的肃杀。
孙哲平向里挤了挤,终于看清了桌前的两个人。
一个金发碧眼的美国人,左眼角到鼻梁处有一道狰狞的刀疤,神情严肃。
而另一边的则是一个看起来略有些单薄的少年。棕红色微长的头发用黑色的发带随意的束了起来,脸上未经岁月的雕刻,透着一股很东方的美感。嘴角带笑,和对面的美国人很不一样。或者说,截然相反。
中国人。
这是孙哲平的第一反应。
俄罗斯轮盘。
这是孙哲平想到的第二件事。
桌子上放着一把左轮手枪,里面有一颗子弹。什么时候,会轮到谁,谁也不知道。
“你先来。”扎着小辫子的少年笑着说。轻松的神情不似在做一场生命的赌注,更像是对面坐着多年未见的老友在叙旧。
刀疤脸吞了吞口水,拿起枪对着自己的太阳穴。
咔吧。
没有子弹。
他似乎松了一口气,把枪递给面前的少年。
“该你了。”
少年不置可否的摊了摊手,接下了手枪。
一。
二。
三。
四。
他扣了四下扳机。
一个左轮手枪只能放六发子弹。
他现在平安无事。
孙哲平长舒了一口气,他也不知道刚刚为什么紧张起来。
扎着小辫子的少年依然笑着,抬起了手。
“砰。”他模仿着子弹击中肉体的声音,枪从桌子的这头滑到那头。
“开枪吧。”
刀疤脸脸色煞白的握起枪,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
可是却在开枪的前一秒拐了个弯儿对准了面前笑的好看的少年。
“我这一枪下去……”
“我可能会死。”少年面不改色地接下去。
“不是可能,是一定。”刀疤脸把枪抵在少年的额头上,有些颤抖着说。
“哦……”少年眨了眨眼,清澈的眸子显得特别无害。
“那你开枪吧。”
孙哲平的呼吸一滞,他什么意思?
“难道这里面没有子弹?”刀疤脸把枪又向他抵了抵,恶狠狠的问。
“怎么可能,子弹可是老乔亲自装的。难道你怀疑老乔动了手脚?”流利的英文说的很是地道。
“得罪老乔……你以后可没什么安稳日子。”少年抱着手臂向后面的椅子上一靠,悠然自得的很。
“哼,那你就去死吧小鬼!”刀疤脸突然吼道,手指一缩,扣动了扳机。
“不过想杀我你还差了那么一点儿。”少年在他手指动的前一刻突然站起来向右一闪。慌了手脚的刀疤脸一枪打偏在了他的肩膀上。
还好没事。孙哲平又松了一口气。
“啊……”少年的脸色煞白,紧紧的按住肩膀上的伤口,刀疤脸已经被押出去了。他现在有点无法专心应对自己的伤。
这一枪打的很是地方,前两天刚被刀砍了一个大口子,还没好利索又被崩了一枪。
“你怎么样?”孙哲平扶住有些站立不稳的少年,略有些担心。
“不太好。”少年勉强扯出一个苍白的笑,抬头看了一眼孙哲平。
“中国人……你叫什么名字。”
“孙哲平。你呢?”
“张佳乐。”少年有些疲倦的闭上了眼睛。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后倒去。
“带我回房间……”
孙哲平一把接住了少年软下去的身体,有些不知所措。张佳乐房间在哪儿啊……
问了一圈儿也没人知道。
不过据说那个叫老乔的知道。
可是他看起来很不好说话的。刚刚听那些人说话,老乔以前好像是……打黑拳的?
孙哲平想了想。
最后走到吧台拍下了一沓钱。
“最好的房间,伤药,还有晚饭。顺便捎瓶白兰地上来。”
后来孙哲平才想到可以在前台问到张佳乐住哪儿。他不禁为自己的智商担忧了一下。
然后又跑了趟前台。
“把张佳乐所有的东西都搬到我房间来,他那间房退了。”
前台的小哥有些发愣的看着面前的一沓子钱,有点懵。
有钱,即是正义。
那他还做什么赏金猎人啊!!!明明富得流油!!!
张佳乐的情况不太好,伤口感染,高烧不退。没有消毒的酒精,孙哲平一杯白兰地就浇上去了。
为什么浇白兰地?
哦。不然浇二锅头吗。
不管怎么说至少初心是好的但是结果就……
“啊啊啊啊啊啊卧槽你要疼死老子吗!”本来还晕着的张佳乐愣是被疼醒了,条件反射的从床上弹了起来。
然后又脱力地倒回去了。疼的浑身发抖。
“你你你干了什么!”张佳乐说话都有些发抖,勉强从牙缝里挤出来几个字。
“消毒。没有酒精啊。”孙哲平觉得他这半辈子的手足无措都聚在这一天了。他真的是不会照顾人的。
而且包扎伤口这种精细活……
孙哲平内心OS:我能怎么办我也很无奈啊。
“子弹你……取出来了吗。”张佳乐咬咬牙问他。
“……没。”
求张佳乐心理阴影面积。
张佳乐心里全是阴影。
“……帮我取出来。”
“怎么取……”
“你拿把刀烧热了一剜就出来了!!”
“……行。”
孙哲平心里很没底。
他有点害怕弄不好怎么整。
所以他举着一把烧红的匕首站在床前不知所措。
“动手啊!!”张佳乐吼他。
“……”孙哲平咬咬牙,抓了个毛巾塞住了张佳乐的嘴,骑在他身上压住他,刀就下去了。
“唔唔唔唔!!!”张佳乐眼睛瞪的死大,冷汗淋漓,另一只手一把扯住孙哲平的腿掐了好几个红印子。
孙哲平看着取出来的子弹还挺满意,扔到一边之后就着骑在他身上的姿势就那么给张佳乐伤口消了毒,上了药,顺便包上了纱布。
“你怎么不说话。”孙哲平一遍绑纱布一边问。
“唔唔唔唔!”张佳乐眼睛里憋着一泡水汪汪的眼泪瞪着孙哲平。
“啊……我忘了!”孙哲平赶紧把毛巾从张佳乐嘴里扯出来。
“咳咳……咳咳咳…呕……你从我身上下去!”张佳乐咳的辛苦也不忘了赶人。
“啊我马上。”孙哲平直起身子刚放下一条腿,好死不死就踩到了地上欢快的滚来滚去的……白兰地瓶子。
然后他一屁股又坐回了张佳乐的腰上。
张佳乐觉得他听到了咔吧的一声。
“孙哲平我操你妈!!!!!你他妈从我身上下去啊啊啊啊啊啊老子的腰啊!!!”

老乔准备敲门的手僵在了半空中。
他好像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老乔木着脸转向了旁边的服务生。
“东西你送。”
“……好…好的!”什么都不懂的小服务生就那么打开门进去了。
然后愣住了。
他看到了什么……
今天新来的客人压在张佳乐身上张佳乐没穿衣服新来的客人手放在了张佳乐的……两腿之间。
“对对对不起我我我不知道你们在在在做……我就是来送个晚饭我我我马上就就就出去!!”
被吓到结巴的小服务生放下晚饭就火急火燎的跑了还贴心的带上了门。
留下张佳乐和孙哲平两脸懵逼。
“你硬了。”
“用你说!!”
“我也是。”
“……我操你大爷。”
张佳乐深呼吸了一口气。
“那你还不把你的狗爪子给老子拿下去!!!”
“我不想。”孙哲平突然笑的一脸……
“你你你想干嘛??”张佳乐有点虚,他咽了咽口水。
“干你。”
“……孙哲平我操你妈。”
“不,是我操你。”
“!!!你干嘛你别拽我裤子!!等等!啊……疼…嗯……你别碰!”
“别叫那么大声,你想让整个酒馆的人都听到?”孙哲平笑着捂住了张佳乐的嘴。
张佳乐满脸绝望。

今天德克萨斯州的阳光也很明媚啊。
出奇的寂静。
酒馆一楼零零散散坐着的人都看着孙哲平……和他打横抱下来的张佳乐。
因为孙哲平昨儿晚上喝的白兰地有点多张佳乐烧的有点糊涂又发生了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完事儿之后孙哲平还他娘的忘了清理。
然后就睡着了。
那张佳乐自己呢?
早被折腾懵了。
导致张佳乐今天别说站起来了,连翻个身都跟要死了一样。
由于早餐没有送到房间的优待,所以孙哲平只能满脸抱歉的帮张佳乐套上衣服和裤子然后抱下楼了。
头发?
别闹了孙哲平哪会扎辫子。
真是可怜了张佳乐了。
本来就是赌一把顺便帮人赶走个刀疤脸的事儿结果被一个新来的不明不白上了不说还连站都站不起来。
真是对不起他弹药专家的称号(这和弹药专家有什么关系吗???)
张佳乐在凳子上坐下的那一刻脸都白了。
疼的。
孙哲平昨儿个晚上折腾了半宿,之前还把他腰给坐了。
张佳乐觉得自己现在还活着真他妈幸运。
孙哲平觉得挺对不起张佳乐的,想了想就把人抱起来放在了自己腿上坐着。
肉总比木头舒服点。
结果饭没吃两口,张佳乐却总动来动去的好像坐的不太舒服。
苦了孙哲平了。
深呼吸。
孙哲平告诉自己:你要忍住。忍住。
张佳乐什么都没察觉到。边吃饭还继续动。
忍住,孙哲平,忍住。
张佳乐继续动。
张佳乐不动了。
张佳乐有些不敢置信的回头看着孙哲平。
再他妈忍老子就不是男的了。
孙哲平抱着张佳乐腾的站起来走向了楼梯。
“失陪。”
一楼的各位露出了了然的笑容。


写的什么玩意狗屁不是
反正没人认识我(。)
扔完就跑
可能有后续
无药可救的小学生文笔)
一时脑抽的产物……
多担待